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深愛的人總傷人最深

 

 

夜空上最明亮的那顆星星   正守候著他最心愛的女孩   他無法言語,只能靜靜的守候   

為了他心愛的女孩   而綻放著光芒閃耀在天際   「小淨,妳什麼時候才肯嫁給我ㄚ?」小

淨躺在梓翔的懷抱中,一 副小媳婦的模樣,而在她臉上似乎也寫著『我很幸福』斗大的四個

字。   「嫁!喂,我才21歲哩,而且我還有一年書沒唸完,我才不想那 麼早嫁,再說....」

小淨偷偷的跳離了梓翔溫暖的懷抱,面對梓翔做了個 鬼臉。   「再說我還不一定非嫁你不

可。」說完這句話,小淨像看到鬼一樣 ,努力的往另一個方向跑去,梓翔當然不會就此干休,

輕而易舉的就追 到了那個小惡魔,抓著小淨的雙手,裝出一副兇神惡剎的模樣。   「說,妳

嫁不嫁給我啊!」小淨頓時變成了十分委屈的小女人。   「好吧,看到你苦苦哀求我的份

上,我就勉強嫁給你吧,免得犧牲 了另一個無辜的少女,唉∼上帝啊!像我這樣犧牲自己,如

 

此偉大的行 為,不知道你會不會給我記個大功啊?」小淨似乎愈說愈起勁,有種欲 罷不能的感

覺從她的眼神裡散發出來,梓翔當然知道如何止住那喋喋不 休的嘴巴。吻她!唯一的辦法。當

兩唇相碰時,小淨唇上所傳來的溫熱 柔軟感覺讓她彷彿置身夢境,整個人飄飄然,四肢無力,

像被勾去了三 魂七魄似的,而所有的感覺都匯集到唇瓣上,沈醉在這種迷眩裡,讓心 跳成為唯

一的旋律....   聖誕節佳節,小倆口遠離了城市的喧囂,到了屏東寧靜鄉村的小木 屋共渡。令

人望穿秋水的聖誕夜終於到來,夜空中佈滿了許多的星星, 微風吹撫過二人的臉龐,梓翔和小

淨躺在大自然的地衣上,享受著在喧 鬧城市裡無法感受到的寧靜。   「翔,你聽過一個傳說

嗎?話說相愛的一對情侶,其中若有一人先 離另一方而去,那麼先去世的那一個人就會蛻變成

一顆星星,在夜空中 永遠守候著在人間那位心愛的人直到活著的情人找尋到另一個真愛。 」

  「翔,你說,是不是很浪漫啊。」   「小淨,是很浪漫沒錯啦,但是我不是很喜歡這個

傳說哩。」   「為什麼啊?」小淨睜大了那原本就不小的雙眼:「很浪漫不是嗎 ?為什麼會

不喜歡哩?」   「因為一顆星星就代表著一段悲劇,一顆星星代表著一段沒有結果 的戀情,

一顆星星也代表著一對永遠無法見面的戀人....」   「可是一顆星星卻也代表著一個希望啊,

一個令在人間的情人有繼 續活下去的希望啊!」小淨不等梓翔說完,就講出了這一句話,梓翔

只 能笑笑的看著這個令他鐘愛一生的女孩。   「是啊,如果有一天我也離妳而去,記得我也

會變成一顆星星,在 夜空上守候著妳,陪著妳,直到妳另到另一個真愛」   「你在胡說什麼

啊,我不許我不許,你聽到了沒有啊,我不許你說 這種話,不許你離開我,我不許!」小淨大

聲的吼出這一段話,而淚珠 卻也在同時滑下了她的臉頰。不知道為什麼,小淨的心裡升起了一

股不 安的感覺。   「別哭了,是我該死,我不該說這種話的,我會陪妳到老,會陪妳 到頭髮

灰白牙齒掉光,我會陪妳一生一世的,別哭了嘛。」梓翔心疼地 將小淨擁入懷中,輕輕地吻去

那停留她臉上的二行淚水,接著再堵住那 誘惑力十足的紅唇。二人都沈浸在這只屬於彼此的天

堂裡,手擁著小淨 ,使得梓翔的自制力都宣告休假,梓翔抱起了小淨往屋裡走去,將小淨 輕輕

的放在床上。   「小淨....我....」   「梓翔....我愛你....」她拉下他,使得二人跌坐在柔軟的

床上,也跌 進了屬於情人之間專有浪漫情境中,共享纏綿激情....   梓翔醒來好久了!可是他

卻不想移動,征征的凝視著懷中情人。小 淨也在此刻醒來,但她卻不敢與他眼光相對。   

「我....弄疼妳了嗎?」他忍不住吻著她柔細的髮細,吻著她的耳垂 ,輕輕的在她耳旁說道。

  「有點疼。」說完,她才剛退紅的粉頰又再度染上酡紅。   「小淨,原來妳也會害羞的

啊。」他故意說了這句話來化解尷尬的 場面。   「什麼嘛,你故意的,討厭啦!」她搥了他

一下,而他卻趁此機會 抓住她的手,再一次用雙唇吻住她那嬌嫩欲滴的唇瓣,再一次的使裸裎

相對的二個人交纏在春色無邊的夜空中,彼此訴說著永恆....   聖誕節過後已經快半個月了,

可是這個星期梓翔似乎在躲著她,約 他說沒時間,打電話找他也找不到人,直接去他家也見不

到他的蹤影, 不過小淨不斷的對自己說:「可能是他最近工作太忙了嘛,妳要體諒他 啊。」

  在回家的途中突然遇到梓翔的妹妹∼曉玲,她看曉玲的臉色似乎不 是很好,(他們兄妹倆

最近是怎麼了啊,都怪怪的哩),只見曉玲頭低 低的話也不說一句只拿給小淨一封信。信裡斗

大的幾個字讓小淨一度以 為她看錯了,她張大眼睛看著曉玲。   「曉玲,這種玩笑不好笑

喔!」   「我沒有開玩笑,上面是我哥的字跡,妳應該很清楚」曉玲依然不 敢抬頭。   

「小淨,對不起,我不應該把妳介紹給我哥認識的,我不應該明知 道他是個花心大少還把妳介

紹給他,小淨,對不起,我....」曉玲終於肯 注視著那雙哀怨的眼睛了。   「花花大少!不可能的,他說他只愛我一個人的,他說....他....」   「小淨,我知道妳無法相信,一時之間也無

法承受這樣的打擊,但 是事實卻是擺在眼前,妳不得不相信啊,我....我還有事,先走了,小淨 ,

 

妳要好好保重自己。」   曉玲心虛地逃離了這個地方,她無法面對小淨,她無法再見到小淨 眼中的哀怨。   小淨眼眶中的淚水早已忍不住絕堤了,此刻的她彷彿從天堂跌落到 地獄,彷

彿是個被宣告死刑的囚犯,世界頓時一片死寂。   「不!我不相信,他一定是在騙我的,他

 

一定是故意逗我的,對, 一定是這樣,對,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在寒風中依稀可

見到那張帶來惡耗的信,信上寫著:『小淨∼我們 分手吧!不要再來找我了 梓翔』   梓翔

遠遠的就看到小淨站立在門口的身影,那孤單的形影使得他心 頭一陣擰痛,(不行,我一定要

狠下心來),小淨看到他開著車回來了 ,快樂的要上前的時候,赫然從車上下來了一位穿著性

感的女人,而且 梓翔居然和那個女人勾肩搭背有說有笑的。   「妳來這裡幹什麼」他站立在

小淨的面前,一副厭惡的表情。   「我....我來找你啊」   「我不是說我要和妳分手,我不

是叫妳不要來了嗎!」   「梓翔,我知道你是在騙我的對不對,我....」小淨想上前拉住他的

手。   「誰在跟妳開玩笑啊,妳是聽不懂是不是,我說要分手,要和妳分 手!聽到了沒

有!」他甩開了她的手。   「梓翔,你說過你愛我的,你說過這輩子只愛我一個人的啊」   「呵,女人妳給我聽著,什麼叫花言巧語妳知道嗎?隨便幾句甜言 蜜語就把妳給騙到手,

 

妳真的很好騙哩。」   「可是,可是我跟你已經....」   「已經什麼?已經發生關係是不

是!拜託,和我黃梓翔發生關係的 女人有如過江之鯽,屈屈一個妳又算得了什麼,妳不要再自抬身價了好 不好,煩死了!」梓翔已經不耐煩了。轉頭要走時,小淨又拉住他。   「我不

 

信,我不信,你是愛我的,你不會的,你....」此時的梓翔早 已無法再忍受了,手掌一揮便是往

小淨的臉上打去,小淨痛得流出眼淚 ,不是因為臉頰上的紅腫而是心裡的絕望、寒冷。梓翔楞了一下,隨即 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轉過頭去,走到美艷女子的身旁,親吻了那女子 一下:

「我們走,別理那個瘋女人」說完,便摟著那名女子離開了這寒 風刺骨的街道。   小淨不知

 

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她只知道回家的這一段路程突然 變得好長好長,整個人像是失去靈魂

的玩偶早已沒有任何的感覺。   她父母看到她這樣,雖然心疼但是卻不能說些什麼,為了小

淨好, 他們只能什麼都不說。回到房間裡的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看著若大的 房間,視線不自

覺的移到了桌上那張二人合照的相片,她傻傻的看著照 片,慢慢的揚起了嘴角,她大笑她尖

叫,她的眼淚就像永不止的泉水不 斷的灑落。她將桌上所有的東西都掃落到地,包括那張令人

心痛的照片 。她叫累了哭累了,頹然的坐在地上,腦袋裡空空的,什麼都沒有辦法 想,拿起了

相框上早已破碎的玻璃,往左手腕用力一劃....   「梓翔,不要!」小淨被惡夢嚇醒了,醒來

時眼神充滿著害怕,臉 色蒼白,令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捨。她做了個夢,夢見了她和梓翔結婚,

但結婚典禮進行到一半時新娘居然換成另一名女子。   「這裡是....」只見房裡所有的人趕緊跑到床邊,每個人都十分的惶 恐與焦急。房裡除了父母之外,還有梓翔的家人,但卻沒有她最

想見的 那個人。   (應該是醫院吧!)   她看著白色的房間,再看看在床邊關心她的所有

人,心裡不禁泛起 一些苦楚。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為什麼會做傻事呢!)   想著想

著,淚又悄悄的滑落。   「傻孩子,妳怎麼會做出這樣的傻事呢!」   「孩子啊!凡事想

開一點,不要太執著了。」父母親安慰的話語, 使得原本就在啜泣的她哭得更加的厲害。   

「是啊,小淨,我知道是我們梓翔對不起妳,但是感情的事真的是 勉強不來的。小淨啊!想開

 

一點吧。」梓翔的父親看著曾經以為會是他 們媳婦的女孩,心裡埋怨著上蒼無情的捉弄。   

「我會的....」小淨除了這句話之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今天是小淨出院的日子,父母親幫她去辦出院手續,病房裡只剩她 和曉玲。   「小淨,對不起,是我害妳變成這樣的。」

 

  「這不是妳的錯,是我被愛情迷昏了頭,忘了人心險惡了。」   「我....妳能原諒我

嗎?」   「我說過了這不是妳的錯,我們還是好朋友啊!」小淨笑笑的對曉 玲說。   「小

淨,其實我哥他....他....」

不行!我不能說,可是我看小淨那麼難過,我....我....)   「你哥?他....他怎麼了啊。」她試

著用那冷淡的口吻,像是提起陌 生人般的語態。   「喔,他....我是說,像他這樣的男人根本

不值得妳留戀,還是早點 把他忘了的好。」   「我知道,曉玲,我希望出了這個醫院,就不

要再提起他了,好嗎 ?」   「嗯!」   小淨心中本來有些期待的,期待他能在她住院的期

間來看她,即使 只是一次也好,至少那表示他還有點關心她不是嗎?可是他卻沒有出現 ,甚至

沒有託他家人帶來一字一句的問候,(是該忘了吧!都已經走到 這個地步了,除了忘還能怎樣

呢?)小淨離開了醫院,展開了她認為重 新開始的人生。   事情已經過後一個月了,她也試著漸漸的去淡忘那一個人,而曉玲 最近卻常常拿著照相機說要照她,問她原因,她只推說是當

做重新開始 的紀念。   小淨習慣在沒課的星期三下午,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看看小說散文 ,

聽著廣播。而正當她閤起書本要關掉廣播時,突然從收音機傳來「小 淨」二個字,原來那個時

段剛好是聽眾來信的時段,而廣播DJ正在讀 著那封署名給台中小淨的信。 『小淨,常常聽妹

妹提起妳,所以當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就感覺好像  認識妳很久了,不可否認的,我漸漸的

喜歡上妳,我常常沈醉在妳那  甜美的笑容中。看著妳那活潑可愛的模樣,真的會讓我產生錯

覺,覺  得妳像個美麗的天使。妹妹一直鼓吹我追妳,因為她說這世上像妳這  樣的好女孩真

的不多了,所以她常常製造機會讓我們二人獨處,但是  我們二人若是在一起時通常場面都會

一下子安靜下來,雙方似乎都不  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而我發現在這個時候妳的臉上都會泛

起紅暈,  妳....妳是否也有點喜歡我呢?』   小淨聽著這段話,不知不覺讓她回想起以前,(是湊巧吧,畢竟世 界上叫小淨的女孩子多的是)。 『小淨,這天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向妳

 

表白,我害怕被妳拒絕。可是  當妳害羞的向我點點頭時,我真的快樂的快飛起來了,那天我

們在大  街小巷裡穿梭,讓很多的地方留下了我們甜蜜的影子。晚上送妳回家  時,我將車速開得很慢,但是四十分鐘的車程卻感覺一下子就到了。  車上的二人似乎沒有人要先開口道別

離,沈靜了十分鐘之久,妳我卻  在同時開口,也不禁為這個場面笑了出來。我被妳的笑容吸

引過去,  而妳也讓我在你臉頰上留下淡淡的一吻。小淨,妳知道嗎?我真的很  喜歡妳。』

  隔了一個禮拜,小淨卻也在同一時間聽到了這段話,雖然十分熟悉 ,但卻不敢肯定話中的

 

小淨是自己。(又是小淨,會是我嗎?可是他不 是....可能嗎?)   小淨每到禮拜三都會守候

著收音機,聽著那給小淨的話語。   『小淨,還記得星星的傳說嗎?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的,永遠。』 此時的小淨已經決定去求證話中的那個女孩到底是不是自己。   她到電台去尋

 

問,但電台的人卻只給她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慈 仁醫院高啟明醫生』。   星期四,小淨特地向學校請了假到慈仁醫院。   「小姐,請問高啟明高醫師在嗎?」   「喔,那位就是

 

高醫師。」護士小姐指著剛從病房走出來的一位醫 師。   小淨走到醫生的身邊,對著醫生

說:「請問你是高醫生嗎?」   「是的,小姐,有什麼事嗎?」   「我....我是小淨。」

  「原來妳就是小淨啊?!」   「是啊,那個....那個電台廣播....」   「喔,那是我一個

病人的故事」   「病人?」   「嗯,他住院快二個月了,他每天都會說他和小淨的故事給

我聽, 但是我卻從沒有看到小淨來看他,問他他卻沈默不語,所以我就擅自作 主的想透過廣播

找尋這位女孩。」   「那....那請問那個病人名叫....」   「他叫黃梓翔,但是他....」   醫

生還未說完,她就看到曉玲面帶倦容的從醫院的大門口走了進來 。   「小淨,妳....妳怎麼會

在這裡?」曉玲看到她不免吃驚的說。   「曉玲,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淨,我

哥他....他....,他昨晚去世了....」   進入了陰冷的太平間,曉玲黯然傷痛的看著小淨蒼白的臉孔。   小淨走到了梓翔的擔架前面,慢慢的掀開了覆蓋在他臉上的那白色 布單。   而站立

 

在她後面的曉玲卻早已熱淚盈眶了。   小淨靜靜的凝視著梓翔蒼白、如孩子般沈睡的容顏,臉上浮現了一 絲柔美的笑容,她伸手撫摸著梓翔毫無生氣的面頰,輕輕的說道。   「梓翔,

 

你只是睡著了對不對?你只是故意要嚇我的,是在跟我開 玩笑的對吧!你別再裝睡了好不好?我唱你最喜歡的歌給你聽,聽完你 要起來喔!」說完,便輕輕柔柔的哼起歌來。   曉玲看到

 

這個場景,心痛的撫著小淨。   「小淨,妳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哥他....他已經....已經走了。」   小淨怒瞪著她,斥責的說。   「妳騙我!妳沒看到他正在睡覺嗎?小聲點,別吵

 

他了。」   「小淨,我哥他....他真的死了,妳看清楚他不是在睡覺,他死了, 他真的死了。」曉玲擦拭著斑駁的淚痕,哽咽的勸道。   「妳撒謊,妳騙人!我不信,我不相信!」

小淨大聲的喊著,臉上 一片殘白。   「小淨,我沒有騙你,我沒有在開玩笑,他真的過世

了。」曉玲試 圖喚回小淨的神智。   「不!妳騙我,你在撒謊!」小淨失控的吼著,慌亂的

蒙住耳朵, 不肯相信這個令她心碎的殘酷事實。   「小淨,妳要勇敢一點啊!」她攬著小淨

的肩膀,試圖安撫她那激 動的情緒。   小淨轉過頭去,看著梓翔慘白的臉龐,酸澀的眼眶中

滾落了許許多 多的淚水,她撫摸著梓翔的臉頰,哀怨而淒厲的喊著。   「梓翔,你告訴她,

跟她說你只是睡著了,等等就會醒來,你告訴 她,你跟她說你會醒來的,你會的。」小淨看著

那一動也不動的身軀, 幾乎瘋了似的大喊。   「老天爺啊,你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為什 麼要帶他走?為什麼?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小淨,妳別這樣

啊,我求求妳,別這樣啊....」   小淨看著她,淚如泉水般的不停滴落,接著雙腿一軟,便倒

了下去。   小淨醒來已經一段時間了,但是她卻沈默不語,傻傻的盯著牆壁。   曉玲的話

語打破了房間裡的沈靜。   「我哥他得了癌症,當發現時醫生說他只剩一個多月的壽命。起

先 我哥他根本就無法接受,後來....。他說不能讓妳知道這件事,所以他開 始避著妳,並且要我

配合他演戲,要妳對他死心,要妳忘了他重新一段 戀情。即使他表面裝得很堅強,可是他心裡

忍受著多麼痛苦的煎熬,他 ....」曉玲早已忍不住淚流滿面,而小淨也早已泣不成聲了。   「我們一直不敢把妳自殺的事告訴他,直到前陣子他看到我幫妳拍 的照片,他看到了妳左手腕

上的刀痕,我們才吱吱嗚嗚的說出來。他瘋 狂的想出院來找妳,後來是我們一直制止他,他才

放棄這個念頭。」   「小淨,他常常看著妳的照片流淚,常常在夢中喊著妳的名字,常

常....」   「這是我哥要我交給妳的信,他叫我十年之後再交給妳,不過現在 妳即然知道了,

我現在就交給妳吧!」說完便把信交到小淨的手中,走 出了房間。   小淨顫抖的打開信封,拿出寫得滿滿的信紙。 『小淨∼妳收到這封信時,我已沈睡很久了,或許妳早已找到另一段真

 情,也或許妳已為人妻為人母了。妳還記得我嗎?一個曾經讓妳心痛  的男人,一個曾經辜

負妳的男人。    記得那一晚妳含淚訴說著不分手時,我多麼想把妳抱進我的懷中  ,多麼

想吻去妳的淚水,可是我不能,我是個快死的人,我無法帶給  妳任何的幸福。在病房裡,我

常常夢到我們以前的種種,我多麼希望  時間就停駐在那一刻,多麼希望可以再抱著妳,可以再看到妳的笑容  ,可是上帝似乎沒有聽到我的呼喊,還是毅然絕然的帶我離開這個世  界。

   聽到妳為我自殺的時候,我真的好想衝到妳的身邊,但我還是不  能這麼做。我也一直

告訴自己,妳的傷心終究會過去的,妳會遇上一  個能治療妳傷口的人,而妳終將也會把我歸

於記憶之中。還記得妳曾  說過星星的傳說嗎?我說過我會蛻變成一顆最明亮的星星,永遠在天  空守候著妳的。小淨,我愛妳,至死不渝。 愛妳的翔 筆』    小淨帶束鮮花來到了

梓翔的墓前,每當她覺得孤單時,便會來這 裡陪陪他,對他說說話。   「梓翔,你現在過得

好嗎?昨晚夢中的你充滿笑容,所以我猜想你 應該過得蠻快樂的吧!你放心,我過得很好,為

了你,也為了....為了肚 中的寶寶,所以我會堅強的。你承諾過我要變成星星永遠守候著我,那

麼以後我要對我們的寶寶說爸爸並沒有離我們而去,他正在天上看著我 們、守候著我們呢....」

  小淨笑笑的看著一直守候在她身旁的影子,而身邊的影子似乎也正 看著小淨而笑著呢....

  當你閉上眼睛,我知道,我們已沒有結果衪帶你而來,而又讓你離 我而去既使你已不在人間但我確信你還是念著我的我不後悔認識你,但 卻後悔愛上你,你答應我要陪我到老;你答應

我要永不分離,而現在你 卻閉上眼睛,離開了我,什麼承諾都已灰飛煙滅,什麼誓言都已煙消

雲 散。在夢裡,願你能再說一次「我愛妳」,在夢裡,願你能陪我渡過這 寂靜的夜,但是即使

你出現了,也只是在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