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遺忘拿鐵

當今天與昨天交替之際,我要忘記你。忘記你的拿鐵;忘記你身上淡的肥皂味;忘記你說,冬天要一起去北海道賞櫻花;忘記水中的月亮,原來是輕輕碰觸,就模糊而不純淨了。



天色漸漸暗了,在人行道上的我,不自覺的開始感到孤單……

一直是這樣嗎?

不,從他離開以後……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要跟著我嗎?」站在女生廁所前,我轉過身來,問著這個

在學校裡跟了我兩天的同班同學。

我不記得我認識他,不,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除了我新認識的朋友∼康淨、夏

雅之外,全班我沒一個認識的。

但是,這個「背後靈」跟了我整整兩天!

我又不是沒神經,他少說一百八十公分的巨人身材,對上吉娃娃號稱一百六十公

分的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到?為了我的安全著想,我還是必須問問他。



「妳好,我叫藍觀淵,今年十八歲,是妳的同班同學,請多多指教。」他燦爛的

笑著,朝我伸出右手。

「呃……」現在是什麼情形?一個堂堂十八歲的高一男生在女生廁所前面,跟我

做「自我介紹」?

有沒有搞錯?!還好不是「愛的告白」,要不然我一定當場口吐白沬,直接昏倒

給他看。



「嗯咳!」從廁所出來的康淨,假意的咳了下。

活了十六個年頭,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做自我介紹,我除了呆住,完全不知所措

,直到康淨出了聲,我才做了下意識裡該有的反應。

「你好!」匆匆的與他握了手,我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逃離現場。

但是,當我回到教室之後,卻又愣住了……我的落荒而逃根本是多餘的,因為,

他的座位就在我的右前方!



「妳好呀!」藍觀淵高興的朝我打招呼。

「嗯。」我點了個頭,不太想理他。

「妳今年幾歲啊?」
他想了想,隨即翻了個白眼,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我好像問了一個很白癡的問題喔,班上除了留級的以外,其他都是剛進來的新生,是十
六歲吧?!除了我這個十八歲的『新生』以外。」

我沒有回答他,安靜的準備下一堂要用的課本。



「我記得妳好像叫『程絮』吧?!很可愛的名字。前天老師在點名的時候,我就

記住了喔!」



他一個人在那邊講得很高興,直到老師來了還欲罷不能,而我一句話也沒有回應。

不喜歡他,是我下意識的反應。



「第一次上課,大家肯定也還不太熟,我們來自我介紹吧!台下的同學也可以提出問題。就從第三排第三個男生開始好了,我看你從上課時就開始講,講到現在都沒停

。來,上台來講。同學們掌聲鼓勵鼓勵。」



台下頓時一片掌聲,站在台上也是班導的國文老師此刻已退到台下。



「我喔?」後知後覺的藍觀淵,一臉茫然的指著自己的鼻頭。



「不然還有誰在講話?快上來,不要在下面把美眉了。」年輕的國文老師,一點兒也沒有古板氣息,班上笑得亂烘烘的也不生氣。



「好啦好啦!」藍觀淵從容不迫的上台,沒有半點兒的不自在。「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藍觀淵。藍色的藍,觀賞的觀,深淵的淵。



「有問題的可以請問,沒問題的也請仔細聽,小的我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若有私人問題,請來信至以下信箱,」說著,他兩隻手還在胸前做著波浪式的舞
動,「藍教授必會撥空回信,為您解答。」他唱作俱佳的自我介紹,博得了滿堂喝采。



「請問藍同學家住在哪裡?」一位女生問著。

「就在學校的不遠處,步行約二十分鐘。同學,妳有什麼企圖啊?!」藍觀淵朝

她擠眉弄眼,逗得她臉泛紅潮,全班同學哄堂大笑。



「呵,開玩笑的啦,歡迎大家來我家玩。但是,損壞物品照價賠償啊!還有,別藍同學藍同學的叫,叫久了聽起來就像『爛同學』,大家叫我觀淵就好啦!」油嘴。



「生日是很可憐的二月二十九日,四年才過一次的溫柔雙魚座。」

裝可憐。



「父母是大學教授,在台灣教書,把我一個人下放到澎湖,目前跟奶奶住。」

不孝。



「獨生子嘍!」

任性。



「興趣啊……很多啊。睡覺、看書、趴趴走。」

無所事事。



「電話啊……『幕前』不方便透露,有興趣的人請『幕後』再來問 我。」

滑舌。



「喜歡的人啊……有嘍!以後就知道了啦!」

花心。



「最愛喝拿鐵,甜甜的拿鐵,很像戀愛的滋味。」

啐!



他每回答一個問題,我就在心底批評他。誰叫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個壞印象。



大家一直提問題,全都被他生動的談話給深深吸引住。光他一個人的自我介紹就花去了整整四十分鐘,等他下了台,也只剩五分鐘就要下課了。



班導此時上台講評說:「上課五十分鐘『咻』一下就過去了,我想這堂課大家都
上得很高興。班上的幹部除了班長以外,其餘的都選好了,如果沒異議的話,我們就請藍觀淵當我們班的班長,好不好?」



「好!」全班統一的喊了出來。頓時掌聲又充滿了整間教室,又把他拱上了台。



「哈哈!其實這才是我的計謀,當班長什麼打掃都不用做,謝謝你們的成全啦!」

笑聲沒間斷的又湧了上來。



「好啦,說真的啦,感謝大家的愛戴,我一定會盡自己的能力為大家服務的,有事別來找我啊,就這樣。」



他走回座位,又朝我一笑,讓我有一種彷彿他是個英勇武士,剛攻下一座城池的錯覺。我有點心慌的別開眼,然後……就跑掉了。



「請問一下,你這次又是為了什麼而跟著我?」開學後的一個月,我終於受不了的問這個站在我家門前的無賴男。



「我喜歡妳。」

噁心。「我跟你不熟。」

「哪裡不熟了?小考我還打Pass給妳咧。」

「喂!」連這個也要拿來講。

「上車啦!我這樣騎車很累耶。」會上車的是笨蛋,我又不是。我在心底罵著。



「快啦,很快就到學校了咧。」

「你很番咧,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你聽不懂中文啊!」就算是聖人也會被他氣死!

「嗚……妳罵我。」他還裝哭的揉揉眼睛。

「不要裝可愛。」

「嗚嗚嗚……」

「你夠了!」

「妳不上車,嗚……」

看他哭得跟真的一樣,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搞不好還以為我欺負他咧。

「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啊?!」受不了,比女生還愛哭。

「其實我是女的。」他偷笑,然後又繼續「掩面而泣」。

「停,我上車。你也可以停止了。」他真是夠吵了。

「喏,安全帽給妳。」

過了五分鐘後,我發現了一件很嚴重的事……「這裡是哪裡啊?」頓時心慌了起
來,他不會是要「先姦後殺」吧?!不可能啊,我又沒什麼姿色……那他到底想幹麼啊?



他停下車來,脫掉安全帽,誠懇的看著我問:「喂,妳當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喝!他說的是哪一國的語言啊?應該是我聽錯了吧……如果我沒看錯,他的臉應該有點紅吧。



「你確定你腦袋沒問題?或者是你說錯話了?還是……」

「喂!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問妳耶!」

「我也是很認真的在問你啊!」

「我的腦袋沒問題,也沒說錯話,我是認真的。如果妳沒聽清楚,我可以再說一次。我、希、望、妳、能、當、我、的、女、朋、友。」



「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妳就別想回家,因為妳一定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更不可能回得了家。然後妳的家人會去報警,這世界上又多一個失蹤人口了。」他小人的威脅著。

「誰說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了。」才騎了快五分鐘,怎麼可能遠到哪裡去。我看了看四周……



「喂,這裡是哪裡啊?」我實在心慌的可以。

「妳要不要答應我啊?」他笑得一臉無害。

我看了看錶,「喂,第一堂課已經開始了,你還不載我回去嗎?」

「我可以自己回去,把妳一個人丟在這裡。」

「喂!妳怎麼可以這樣!」

「車是我的啊!要不要答應我。」

「你眼睛有問題啊,我沒胸沒臀沒臉蛋的,你是看上我哪一點啊?在班上隨便找一個女生都比我好很多,你找別人當你女朋友啦!」高中三年裡,我根本不打算交男朋友。



「我不要別人,只要妳。」

可他是一個很死心眼的人,一旦愛上了便不換,即使她有了愛人也一樣。

「你是土匪啊?!哪有人這樣追女朋友的啦。」沒碰過這等陣仗的我,完完全全沒了主意。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



「答不答應我嘛?」

「你覺得我能不答應嗎?」我可不想被丟在這個鬼地方。

「喔耶!以後程絮就是我藍觀淵的女朋友嘍!誰都搶不走了。」他高興的抱起我轉圈圈。



「放我下來,我會頭暈。」

「對不起,我不知道,以後會改進。」

「可以回學校了嗎?」之前還在想可以拿個全勤獎,這回……沒了。

「好,我們回學校。」他發動了引擎,等我上來後卻遲遲不動。

「怎麼了?為什麼不走?」

「我……告訴妳一件不幸的事。」

「什麼事?」我問,頭皮開始發麻。

「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啦……」

「你是豬啊……」

真是無語問蒼天!






鬧哄哄的教室內,藍觀淵跑到我面前的座位坐下,興致高昂的對我說:「我們下午一塊兒到市區去逛逛好不好?聽說新開了幾間店。」



「嗯?」熟睡中的我,迷迷糊糊的應了聲。以趴趴熊的姿態半趴在桌上,眼睛賞臉
的擠了個縫看他。



「妳很累啊?」藍觀淵的下巴也靠在我的桌上,與我面對面。

「嗯……晚睡。」

「做了什麼事啊?」他喜歡看她熟睡的臉龐,因為少了平日的冷然。



「看小說……累,別吵。」

「好、好,我不吵。妳下午要陪我去逛喔!」雖然「誘拐」是小人的行為,但是……嘿嘿,好玩嘛!



「好……」我無意識的答應了他,只要別吵我,什麼都好。



當上課鐘響後,我便悠悠轉醒,一點兒也想不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放學後,他高興的朝我跑了過來,很熱烈的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跑。



「阿淵,帶著老婆跑這麼快要去哪裡啊?」班上男生起鬨的叫著。

「去玩,拜啦!」藍觀淵揮著空閒的左手說。

「你……拉我去……哪裡……」因為跑步的關係,我的話說得斷斷續續直到到了車棚,他才放手。



「妳自己答應要跟我去逛市區的喔。」像是怕我反悔似的,他又抓緊了我的手。

「我?」有嗎?我想不起來。

「有,早上第二節下課我問過妳,妳自己說好的。」嘿嘿!

「我……」那時候我不是在睡覺嗎?算了。「走吧,我也順便去買些東西。」

「安全帽戴好,我可不想多花五百。」他敲了我的腦袋。

我吃痛的叫了聲,「痛!」



很少看到一個十九歲的男生愛逛街,而他就是那極少數中的少數。書局、運動用品
店、服飾店、商店、小吃店,甚至海產店,他都拉著我去逛過。



真是不懂他在想什麼,簡直比我這個「正牌女生」還像女生,總愛拉著我到處逛,
而且只要一有新開的店讓他知道,他就非得當天拉著我去逛才甘心。就這樣,我上
了他的「賊船」。



他已滿十九歲,卻才讀高二而已。我問過他,他說之前因為身體不好,所以休學調養身體,直到去年才復學。而後,我也沒再過問。





在一起快兩年了,是很幸福的過著,當初根本沒想過會是這樣。而我們兩個會在一起,那時也是跌破眾人的眼鏡。



一個是大學教授的寶貝兒子,一個是小康家庭中的老大;一個是人見人愛,帥到不行的曠世帥哥,另一個雖是不美,但是站在美女群中,就是會被遺忘的那一個。



一個是全學年的第一名,一個是中等生;一個是一班之長,一個是服務股長……

沒辦法,身分相差太懸殊,也難怪別人都不看好我們,天壤之別就是這樣吧!就像是鮮花插在牛糞上……我是「牛糞」,他才是「鮮花」。



大家都以看戲的心情來看待我們,而他卻總愛笑說:「他們是嫉妒我能擁有妳!」

我還能說什麼?



逛街逛到肚子餓的我們,找了一家窗明几淨的店家,吃了個飽。



「奶奶最近好嗎?」吃飽喝足的我,問著。

「還不錯,前天奶奶問我,為什麼最近妳都沒去找她,害她很想念妳。」

「嗯,那我們明天再去找奶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對了,為什麼我每次去你家,都覺得奶奶好像很擔心你的樣子,你是做了什麼事?」



「有嗎?沒有啦!是妳想太多了。明天幾點要去找奶奶?我跟她說,她一定會很高興的。」他閃爍其詞,故意轉移話題。



「下了課以後就直接去吧,才有多一點的時間陪奶奶。我總覺得奶奶好像在擔心什麼,總是小心翼翼的。」



「別想那麼多,沒事的。」他揉揉我的髮,眼底有著深深的苦澀。




隔天下課後,我們就直奔他家。



「奶奶,小絮來看妳嘍!」我朝藍奶奶跑了過去,抱了個滿懷。

「壞小孩,這麼久沒來看奶奶,該打!」藍奶奶作勢的捏著我的臉。

「好吧,那就罰我陪奶奶一整夜。」我撒嬌的賴在藍奶奶懷裡。

& nbsp;我喜歡藍觀淵的奶奶更甚於自家的奶奶,因為藍奶奶不只親切,對我也很好,疼我也更甚於藍觀淵。



「好,陪奶奶一整夜。」

「喂,妳是我老婆耶,怎麼可以陪奶奶呢,要陪也是陪我吧!」藍觀淵不是滋味的說著。



「你滾開。」我一腳把他踹到旁邊去。

「奶奶妳看,她欺負我!」他裝可憐的拉著藍奶奶。

「來來來,奶奶煮了一桌的好菜,一起吃、一起吃。」

藍奶奶一手拉著藍觀淵,一手拉著我,進了餐廳吃飯,讓我覺得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高三的上學期,藍觀淵突然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一個禮拜,我去藍奶奶家找他,藍奶奶說他很好,卻不說為什麼,氣得我轉身就走。



等他出現了之後,我也與他賭氣一個禮拜,整整一個禮拜都無視於他的存在。



「還在氣嗎?別氣了嘛,是我的不對,我不該瞞妳……我是去台灣看醫生啦,對不起,還聯合奶奶一起瞞妳。



「妳別氣奶奶了,是我要奶奶別跟妳說的。那天我回來,奶奶還很擔心妳,怕妳生她的氣。」他一臉討好的挨在我的身旁,也不管別人的眼光。



「我沒有氣奶奶,我是氣你。」一個禮拜下來,心不軟是騙人的,我終於忍不住的與他說話了。



「對不起,是我的不對。沒有下次了,下次要去台灣,我一定第一個跟妳說。」

「為什麼要去台灣看醫生?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一個禮拜不見,我擔心的看著他有沒有消瘦。

「沒什麼,例行檢查而已,沒問題。」

「那就好,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嗎?要去也不講一聲,害我還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不想讓妳擔心嘛,誰知道會變成這樣。」



「下次要是再這樣,我們就分手。」我故意這樣說著。

「不行!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再做同樣的事了,妳不可以離開我!」

他像瘋了似的大吼出聲,原本是想嚇他的我,反倒被他嚇到了。



「你是怎麼了?」我被他突如其來的怒氣駭著了,從沒看過他如此的失控。

「沒……沒什麼。」他回過了神,好像也被自己嚇了一跳。「對不起……對妳那
麼大聲……我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你到底是怎麼了?」

「沒、沒什? 礡A上課了,我回座位去了。」他似乎在逃避什麼,也隱瞞了我什麼,但我沒有再追問下去。



到了學期快結束的某一天∼

「走,我們去西嶼看落霞,聽說很美,來了澎湖三年,卻還沒見過西嶼落霞長得怎樣。」



某天下課後,他突然拉著我的手,說著他的計畫。

「西嶼?!有沒有搞錯,你想到啊!」

「奶奶一直跟我說那裡有多美,害我一直很想去看。」

「很遠ㄟ……」一想到路途的遙遠,我不禁哀叫起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耶,會坐車坐到屁股痛!



「沒關係,現在就出發。」我還來不及說不,隨即就被他拉上了車。



下午五點半,從馬公出發,到了西嶼,剛好趕上落霞的時間。

也許是因為離別在即,我竟覺得看了十八年的落霞也美了起來。



「你也二十歲了吧!」

「嗯。沒想過竟能活這麼久……」他說。

「什麼話啊,當然還能活更久啊!」我以為他是在發神經,沒理會他。

「嗯,我要活很久,一直陪著妳。」他像是在說給自己聽,又像是對我的承諾……

「為什麼最近我總覺得你怪怪的?」雖然他就跟平常一樣,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怪。

「我哪有,妳才奇怪咧,最近老是在傻笑,像個小白癡一樣。」他模仿我傻笑的樣子,逗得我咯咯直笑。



「才怪,我哪有你這麼醜。」我半是心虛的否認,卻也笑得開懷。「好久沒有笑成這樣了,笑到腰都直不起來。」



直到回途的路程上,他開口了問:「畢業後不升學,妳打算做什麼?」

「不知道……」我心虛的答著。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開口……

「跟我去台灣好不好……」他有些落寞的說,「我不想離開妳……」

聽了這話,我嚇了一跳,不知該怎麼接話。而後,是一路的沉默,誰也沒開口。



我嚮往自由,也喜歡旅行,老想著高中畢業後要做的事∼不是升學,而是到溫哥華去看我最愛的殺人鯨,然後再到別的地方看看,體驗各國的風俗民情,若硬要說是「遊學」也不為過。



為了出國,我拚命的打工賺錢,而他為了要考上醫學系,天天泡在圖書館裡,所以也就比較沒有聯絡。



因為沒有升學的打算,我幾乎很少到學校上課,到處賺錢。在這段期間,他又去了一趟台灣,我也沒再多問。



之後,當我的手裡握著畢業證書的那一刻,心情隨之飛揚,因為,我實現夢想的時
刻到了。



不多久便放榜了,他高中醫學系的榜眼。而我,也已經準備好出國的一切手續。



當學校開始放假後,我便少再找他了,所以也就不知道他又去了台灣,五天後才回來。



「時間已經定了,明天早上八點的飛機。也許要過一陣子才會回來。你也別來送機了,我坐計程車比較方便。」



晚上十二點,我終於鼓起勇氣打了這通電話給他。不敢當面跟他說,是怕自己會露出太高興的表情引來他的不悅。



「喔。」知道我去意甚堅,他只是輕輕的應了聲,沒什麼反應,但是我明顯的聽到了抽氣聲。



「記得要寄名產給我。打算去哪裡啊?」

「加拿大,我想去看殺人鯨,看看除了澎湖以外的世界是長怎麼樣。」有了他的允許,我應該高興,但是心裡總覺得悶悶的。



「我也沒去過加拿大,妳可以先幫我去看看,到了要通知我喔。」他的聲音緊緊的,像是在強忍著什麼。



「好,我一定會的……那就這樣了,拜拜。早點睡。」

「嗯……拜……」掛了電話,我覺得心神不寧,於是強迫自己入眠。

然而藍觀淵掛了電話後,只能以左手摀著心臟,無力的躺在沙發上。



聽到聲音從房裡出來的藍奶奶,看到他這樣模樣,著急的走了過來。「阿淵、阿淵,你怎麼了?不要嚇奶奶啊!」



「奶奶……打電話給爸爸……我……恐怕不行了……」他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撫著心臟的手越抓越緊。



「來,先吃藥……奶奶打電話……你撐著啊……」藍奶奶急得掉下了眼淚,撥著電話的手不停的顫抖。



「奶奶不要哭呵……」

「要不要奶奶幫你叫小絮來?」

「不!不要!小絮要是打電話來,就說我不在,什麼事都不要跟她講,我不要讓她擔心。」他用右手捉住奶奶的手,哀求著。



「好,奶奶不跟小絮講,可是你要把病養好……」看著他越來越慘白的臉,奶奶又更著急了。「救護車怎麼還沒來……」



「奶奶……答應我了喔……不可以跟小絮講……喔……」講到最後,他已經暈厥過去了。

「阿淵、阿淵……醒一? 羺琚K…」





「喂,觀淵嗎?」

「絮嗎?」沙啞聲音,有著期待。

「對啦!除了我還會有誰!你這個大豬頭,前幾天打手機給你竟然關機,打奶奶
家又沒人接,你是跑去哪個洞躲起來了?」



「沒有啦,快開學了,我帶奶奶到處去玩。」能再聽見她的聲音真好……其實他是
去醫院做檢查,為了最後一次的長途飛行。



「要開學了啊,那你要用功讀書喔。」從不嘮叨的我,竟也說起了些瑣碎事。

「嗯。妳去哪裡玩啊?」

「去了很多地方。我又去看殺人鯨了耶!破冰而出喔,簡直帥呆了,比上次那一
隻更大,好可愛喔!我以後也要養一隻!」



「妳作夢啦!」

「喂!小心我叫我家的小鯨咬你!」

「說的跟真的一樣,妳連自己都養得不是很好了,還想養殺人鯨,養標本啊!」

「我哪裡連自己都養不好,我以前是有讓你少吃到一頓嗎?」

「沒有啊,妳頂多把我的份一起吃掉嘛,沒什麼、沒什麼。」

「喂!姓藍名觀淵的,你太久沒被我打了,皮在癢了啊?!」

「歡迎來揍我啊!現在妳又打不到,不怕妳。」

「豬頭!你完蛋了。」就像以前一樣,我們又天南地北聊了起來。



「明年二月,我去找妳好不好?」他問。

「好……好啊。」聽了他說的話,我的心悸了。其實……我很想他。

「嗯,就這麼說定了,不見不散。」



當我聽到門鈴聲跑去開門時,卻被門外的人嚇了一跳∼是藍觀淵,一個說半年後要來看我的人,在我們通完電話的一百二十個小時後,出現在我的面前。他緊緊的抱
住了我,沒給我喘息的機會。



「你不是明年才要來嗎?還是台灣的時間過得比較快?」

「我等不到明年了……」

「你先放手,我們進去裡面說。」

我泡了一杯他最愛喝的拿鐵給他,他的笑容似乎不復以往燦爛。



沒察覺到他黯淡的眼神,我只是直直的盯著他的臉看,自己也不曉得是從何時貪戀起他的美色。



我靜靜的聽他聊著這一年來的生活,整整聊了一天一夜,聊完了,他也走了,留下他尚未喝完的第七杯拿鐵。



後來他回到了台灣,我發現,他發E-mail給我的次數越來越少,到最後幾乎一封也沒有,我忍不住撥了通電話到他家。



「喂,你好,我找藍觀淵。」

「請問妳是程絮嗎?」

「我是。」聽到話筒那方開始傳來的話語,我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拿著話筒的手也頓時鬆開來,任由它滑落地面……他死了……從我這裡回去沒多久,就心臟病
發而死……



我從不知道他有心臟病,直到藍奶奶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

十八歲才讀高一,是因為他十六歲時發病,那時病得很嚴重,幾乎斷送了半條命,休養了兩年,才有好轉的跡象。



看上澎湖的好空氣,於是搬過來與奶奶同住,但是得定期回醫院檢查。



高三那年,因為突然又發病,回醫院做了一次全身檢查,原本他的父母打算讓他在醫院養病,不讓他回來的,但在他的絕食抗議下,才又讓他回來。



而後,發病的次數更頻繁,他回台灣的次數也更多了……最嚴重的一次,是我打電話確定說要出國的那一次。



他受不了刺激的又發病,直昇機連夜候送到台北長庚,直接進加護病房觀察。他昏迷了快三個月,醫生們都認為情況不樂觀,要家屬有心理準備。就在他的心電圖將成一直線時,他聽到了奶奶拿著他的手機,在加護病房外大喊著,「小絮打電話來了!小絮打電話來找你了啊!阿淵起來接電話、接電話啊!」



奇蹟似的,心電圖動了起來,醫生們又幫他做了一次更細微的檢查,而這次他休息了整整八個月。



他說的大學生活全是他自己編的,這一年來,他全是在醫院度過,一連串的檢查、
復健、檢查、復健……那一次,他知道自己再也活不了多久,便飛過來看我,之後就……



我不知道他活得那麼痛苦,他從沒跟我說過他有病的事。而我卻一個人在國外玩得這麼高興……我真該死!我等於是間接害死了他啊……



一直到他走了,我才發現自己有多愛他……明明是唾手可得的愛情,卻被我不珍惜的丟開……我到底做了什麼傻事啊……



抱著他送給我的抱枕,我窩在牆角裡大哭大叫,哭到喉嚨完全沒有了聲音,眼淚還是不停的流。



「你說過不離開我……要帶我一起回台灣的……還★L今年冬天要帶我去北海道賞
櫻……你怎麼可以丟下我……」

「別丟下我啊……我也還沒帶你去看我最愛的殺人鯨啊……你是騙我的、騙我的吧……今天不是愚人節,這個玩笑不好笑啊……

「快啊、快打電話來給我,說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啊……快啊……別拋下我啊……別丟下我一個人啊……回來、回來……不准你走啊……回來啊……我真的不知道啊……誰能原諒我……」哭到最後,我忍不住低低的唱起∼



往往故事的最初 彷彿預見了幸福 一直到全身而入 看不見了退路

愛情原來距離孤獨 近得只有一步 把愛你的感觸 藏心深處

Star Blue My love 是誰遺忘的淚珠 寂寞說得好清楚

Star Blue good night 縱然劇情已落幕 我的思念剛上路

往往故事的結束 需要一些些祝福 一個人回家的路 千萬不許哭

愛情原來距離孤獨 近得只有一步 把深愛過你的感觸 藏心深處

愛一錯過 就天涯 再用一生 去牽掛 如果你也 看見 Star Blue

你是否 同樣想法

演唱者:順子



一杯他喝了一半的拿鐵仍留在桌上,捨不得丟;一塊他用過的肥皂,仍放在浴室的
肥皂架上;而他所說的話,我還牢牢的記在腦海裡……所有的一切,從他離開的那
天起,更加清晰……



失去的,再也要不回……